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动态 » 正文

三十年风雨,圆畜牧业青山绿水梦——专访广西壮族自治区饲料工业协会会长沈水宝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10-09  

 

还有一年两个月,禁抗大限将至,你准备好了吗?

农业农村部《兽用抗菌药使用减量化行动试点工作方案(2018—2021年)》(以下简称“方案”)指出:力争通过3年时间,实施养殖环节兽用抗菌药使用减量化行动试点工作,推广兽用抗菌药使用减量化模式,减少使用抗菌药类药物饲料添加剂,兽用抗菌药使用量实现“零增长”,兽药残留和动物细菌耐药问题得到有效控制。即,在2020年底前,药物饲料添加剂将在饲料中消失,不能再用在饲料生产中,只能用在养殖端。而与此同时农业农村部制定的“方案”也明确了养殖端减抗和限抗的时间表,下表是各个省份出台的相关政策:(暂略)

除了省级政府以外,各级地方政府也出台自己的食品安全政策,如石家庄和西安等地就先后推出自己的2018食品安全重点工作安排,各级政府不约而同的都对食物安全和兽用抗菌药问题提出严格要求。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禁用兽药82种,未来将会有更多是抗生素药会被禁用,国际社会最终的目标是,2027年对畜禽类停用和禁用抗生素,实现绝对的无抗养殖。

无抗养殖是大势所趋,兽药转型刻不容缓

按照趋势,国家对兽用抗菌素的使用和监管会越来越严格,如何安全、健康、绿色的养殖,不仅仅是养殖户面临的问题,也是兽药生产企业也必须要面临的问题。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应光国课题组发表在Environ Sci Technol中表明了中国自来水抗生素污染的整体情况。据研究表明,按照人口密度对比线来划分,人口较为密集的东部抗生素排放量密度是西部流域的6倍以上。其中,阿莫西林等7种抗生素在流域水环境中的浓度高于1000纳克/升。那这些水中抗生素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经过调查显示,生活污水、医疗废水以及动物饲料和水产养殖废水排放等,都是环境中抗生素的主要来源。2013 年中国使用抗生素达 16.2 万吨,其中 52% 为兽用抗生素;在 36 种常见抗生素中,兽用抗生素的比例更是高达 84.3%。 

俗话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在无抗的道路上有一批先驱者,他们脚踏实地,三十年来一直致力于平衡养殖与环保的关系,他们心怀梦想,绘制着现代养殖与青山绿水并存的广阔蓝图,在禁抗将至的今天,他们是有准备的人,他们用岁月的沉淀做好了接受政策洗礼的准备。

缘起“爬坡”,脚踏实地,几何式成长

1989年,正是沈水宝考研的那一年,在择校关头,广西农学院“爬坡”二字的校训吸引他这个脚踏实地,专心科研的年轻人。在这里他种下了现代生态养殖梦的种子。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从知道,到做到。1992年,硕士毕业的沈水宝从国家小饲料厂的饲料保管员做起,从基层一点一滴积累的经验,建立起自己的知识体系,这些经验帮助他在日后的工作中飞速成长,也为今天的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广西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副教授、广西壮族自治区饲料工业协会会长、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动物营养分会理事等名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叱咤商场,衣锦还乡,再续广西情缘

毕业后的沈水宝教授先后在广西饲料企业集团担任副总经理,罗氏(中国)有限公司担任服务经理,新希望饲料和中粮饲料技术总监。经验的累积使他对饲料行业标准、技术配方、品控体系的理解和应用都有着极高造诣,在整个饲料行业备受瞩目,是各大饲料企业眼中的“香饽饽”。

可极强的行业使命感与社会责任感使这位忠于梦想的饲料人重返校园。2018年,沈水宝教授接受广西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副教授,广西饲料工业协会会长的职务,怎样一个从高级打工者到教授和会长的毅然转身,今天中国饲料工业信息网记者在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江西共青城有幸采访到了这位怀揣着无抗、替抗梦想,脚踏实地坚持现代养殖与绿水青山并存的行业先驱——广西壮族自治区饲料工业协会会长、广西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沈水宝教授。

Q1:请问沈教授,您毕业后的二十多年来一直在国内大型企业任职,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为何突然决定回学校当老师?同时您还担任广西饲料工业协会会长的职务,请问您如何看待企业人、老师、会长这三个身份,又是如何平衡好这三个身份的呢?

A:回学校当老师是我一直的梦想,机缘成熟,正值我的母校广西大学(原广西农学院)引进人才,才使我有幸回到学校“传道、授业、解惑”。过去的工作经历是一种历练的过程,更是自己职业化的修炼,不仅积累了经验与教训,也沉淀了行业人脉关系,为人生成长打下良好的基础。作为老师,最初的想法是利用自己在企业中的专业实践经验,让学生能更快适应社会并为社会创造价值。可真正回到学校,才感受到作为老师不是给学生“灌满一桶水,而是点燃一把火”。协会是政府与企业的桥梁,做好服务的同时要让行业自律,为政府分忧、为企业创造更多的价值,作为会长更深感责任重大。可以说,这三个身份对我而言是相互促进的。

教书育人做好科研是最基本的,时间安排也是排在第一位。要做好协会会长,就要多深入企业,了解需求,有的放矢地去提供服务,同时从市场上也可以捕捉需求点和共性问题,这正好是科研课题的来源之一。因此,摆正这三个身份的位置,合理平衡,就没有问题,只不过辛苦一点,辛苦正好充实。

Q2:您之前在采访中有提到过非洲猪瘟加快了生猪养殖业的转型升级,那么请问,以广西为例,您认为生猪养殖行业出现了什么新格局,扬翔这样的本地大企业下一步会有怎样的新动作?这对饲料配方有什么影响?

A:非洲猪瘟改变了整个行业格局,非瘟之后养猪业将出现的新格局饲料企业将更为重视生物安全和环境控制,并回归养殖的根本即生物安全、环境控制、精准营养、生产管理、品种基因五大要素。就广西扬翔而言,他们的格局是养好猪和为养猪者提供服务。扬翔养猪的能力在行业是领先的,并且愿意将养猪能力或者说养猪体系与行业内企业共享、共创、共赢。其实,发生非洲猪瘟疫情后,行业需要这样的新格局,不是养殖企业间的竞争,而是大家携起手来共创,去跟行业的高水平去竞争,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坚持禁抗,圆青山绿水养殖梦

面对国家对“无抗”养殖的坚决态度,不少传统企业感到迷茫无措,到底如何应对?

据行业人士分析,添加剂类型中可能不再保留“药物饲料添加剂”这一类型和名称。抗菌药类的药物饲料添加剂纳入兽药管理,不再允许在饲料中添加;而植物提取物类则可能会归入饲料添加剂范畴,仍可在饲料中使用。这一点与沈水宝教授的观点不谋而合。

沈教授以其渊博的知识及20多年从业经验指出:动物养殖业存在着用抗生素难以解决的问题,比如产仔、产蛋、产奶过程中存在生理性功能损伤(母猪产后炎症、禽输卵管炎、奶牛乳腺炎等),而药食同源天然植物却具有非常独特的功效,比如维护动物正常机能、提高动物抗病力、修复损伤、改善肉质风味等。

在《天然植物提取物构筑动物“健康防护墙”》报告中,针对天然植物构建动物“健康防护墙”,沈水宝教授强调了三个关键点:第一、天然植物能够全面提升和改善机体非特异性免疫能力;第二、天然植物具有抗氧化作用,能够缓解或消除动物氧化应激;第三、天然植物可改善肠道健康。

Q3:我们了解到天然植物提取物可提高动物免疫性能,抗氧化,还有改善肠道健康的功能,请问这天然植物提取物到底指的是什么呢?它与我们熟知的中药有什么区别?您所谓的动物健康防护墙指的是什么?

A:天然植物提取物的种类很多,在《饲料原料目录》中117种天然植物通过单提或复提或其他炮制方式,可以以粉状、浸膏或液体形态形成天然植物提取产品。目前市面流通的产品也很多,比如诺必达、爱绿等等。天然植物与中草药最大的区别主要有三点:一是天然植物被《饲料原料目录》收录,中草药被《中国兽药典》收录;二是天然植物药食同源,温和,可添加到饲料配方,长期使用,而中草药大部分为临床治病使用,是药三分毒,不可长期添加;三是天然植物预防保健为主,治未病,而中草药针对性治疗疾病,治已病。天然植物在动物健康方面就起到“健康城墙”的作用,而我们通常所说的动物健康防护墙指的就是动物自身的非特异性免疫能力,是自然进化、天生的一种对外来致疾病因子的抵抗力,更具体的说,主要包括二道防线一是皮肤、黏膜、分泌物、微生物平衡系统;二是非特异性免疫反应 (炎症反应 、灭菌蛋白 、吞噬作用)。我们要做的首先维护好动物自身这个“健康城墙”,将动物结构和生理机能达到正常。

Q4:您认为全面禁抗也是一种“一刀切”行为吗?禁抗对生物安全有什么影响吗?现在是否有成熟的替代品?

A:饲料中全面禁抗是消费者对公共安全关切,政府采取的一种措施。主要原因来自行业过去在抗生素使用方面滥用导致的,即不科学使用抗生素(超剂量、超范围、超限量等),从而有可能产生耐药性和药物残留等安全风险。饲料中采取全面禁抗是一种“一刀切”的行为,也是一种强制行为。让即是科学使用抗生素,让饲料作为用药载体(即国外的加药饲料)成为不可以;同时,饲料全面禁抗之后,现场抗生素使用量可能会加大,管理的难度加大。因此,禁抗本身也要讲究科学合理。禁抗之后对生物安全本身可能没有必然的联系,生物安全是养殖必须做好的,结构化的防护、科学合理的措施和细节做到位是生物安全的关键,不滥用抗生素,对生物安全是个利好

Q5:重金属排放对土壤污染非常严重,而畜牧养殖所带来的污染占比近40%,我们了解到您几年前便着手在饲料中添加有机微量元素以提高生产效率,同时降低重金属排放,请问这是否可以广泛应用到养殖中,您现在有初步成果了吗?

A:有机微量元素越来越被大家所认同,一方面它比无机微量元素对动物造成的伤害更小,利用效率更高;另外一个方面,使用有机微量元素用量能按满足动物需求量去添加,添加量可以减少,这样排放减少了,对环境带来的污染降低了。现在是可以广泛应用到养殖中的时候了。

据我所了解的,比较成熟的有机微量元素应用技术有

、稳定的有机微量元素产品剂型,如甘氨酸铁、锌;蛋氨酸锌;酵母硒等。

2:1摩尔比的络合或螯合生产有机微量元素工艺。

、多元螯合或多重螯合生产体系。

、有机微量元素纯度质量评价体系。

、有机微量元素平衡模型,如全有机微量元素预混料,甚至全水溶有机微量元素预混料。

这些技术逐步在应用,对动物健康、环境友好和肉质美味的效果,也有很多实证案例。

 

环保背后,产业转型升级仍是要务

“广西的生态优势金不换”。广西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93.5%;51条主要河流1-3类水质比例为94.8%;近岸海域海水一、二类水比例81.8%;国家考核的52个地表水断面水质优良比例、丧失使用功能水体比例两项指标排名均为全国最优。森林覆盖率62.28%;植被生态质量和植被生态改善程度居全国首位;全区未发生重大等级坏境污染事件;环境质量一直保持较好水平。

广西畜牧业处于中国畜牧业第一梯队,2017年全区生猪养殖量5648万头,年出栏3355万头。家禽出栏8.15亿只,饲料产品产量1346万吨,其中猪料739万吨。畜牧业发展的同时,我们怎么把青山绿水保护好?广西是我们生猪重点发展区域,养殖场拆除是近年来行业关注的一件大事。究其原因,表面看是环保风暴,实际上是行业转型升级,淘汰落后产能,更深层次是供给侧改革(从数量到质量转型,现有的落后产能满足不了高生活品质要求)。

正是在这样的一个形势下,沈教授开始了他的现代生态养殖梦。他提出要在广西做出一个标准化生产单元的模板。从整个产业链来讲,这个模板就是从投入品到产成品,做全生态,畜牧业健康发展的同时保护青山绿水。投入品指的是生物发酵饲料,产成品指的是生态猪(鸡)和有机肥。每一个环节都有标准、规范、流程和操作手册,一步一步进行实施。

而这里最重要的是技术支撑体系,生物饲料开发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为在广西设立了分中心和专家技术委员会,未来标准体系的建立以及人才队伍的建设都将是青山绿水梦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在这里,大家共同期盼着在国家支持与研究员们的共同努力下,沈教授在广西的生产模板可以尽快形成并实施,为广西的现代化养殖留下一片青山绿水。

 
 相关新闻  
管理员信箱: feedchina1@163.com
 

Copyright © 1998-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饲料》杂志社
Email:feedchina1@163.com